消費券步入常態化

返回列表2020年05月11 14:11:17  文章來源:經濟觀察網

抗擊疫情帶來的“后遺癥”,消費券正在全國各城市承擔著刺激消費的作用。

5月8日,商務部副部長王炳南表示,疫情以來,全國累計發放190多億元消費券,這些消費券幫扶了受疫情影響嚴重的行業企業發展,帶來了明顯客流量,今后將加快推進復商復市,促進城市消費升級,穩定重點商品消費,促進消費回流。

關于消費券起到的實際效果如何,各方討論激烈。

支付寶提供的數據顯示,全國近30個省份超過100個市(區)政府選擇了通過支付寶發放消費券,幫助了全國上千萬小店迅速恢復,五一假期期間,800多萬小店收入已超過去年同年,500多萬小店收入同比增長100%,刺激消費效果明顯。

負責全國支付寶消費券運營的支付寶商家成長事業部運營總監陳福建表示,消費券除了拉動了類似杭州這樣城市15倍杠桿的消費力,更讓人們克服了疫情之下的消費恐懼,鼓勵了更多人走出家門,在線下進行消費。

浙江省商務廳一級巡視員徐高春表示,消費券是政府發出的消費信號,對人們的消費信心進行提振,目前的狀況是C端消費意愿不強、信心不強,政府現在在做外需、內需、政府需求三大需求的功課,“這幾塊都起來的話,整個經濟會上來,老百姓一看預期就好了,消費信心就上來了,所以消費券以及其他促消費手段,要解決的是信心、安全這兩個問題?!?/span>

但同時,也有專家學者質疑,消費券會透支一段時間內的未來消費力,同時,大多數消費券被用于生活中的必需品消費,其刺激消費的實際作用要打折扣。

以消費券為主題,銀泰商業集團在消費券標桿城市杭州召開了一場“新零售沙龍”,探討消費券實際效果如何,消費券常態化的可能性,以及未來還有哪些方式可以促進銷費。

商家看消費券

阿里巴巴副總裁、銀泰商業CEO陳曉東表示,銀泰對消費券的經濟刺激作用持積極態度,消費券針對C端發放,將杠桿傳導到了B端生產,促進了消費鏈條的復蘇。

陳曉東認為,在疫情下,供給側和需求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一方面,消費者對預期收入的不確定性帶來了消費意愿下降,另一方面,疫情下經濟活動大幅放緩,尤其是一些中小微商家,由于在本身經營當中對現金流的依賴,對每個月銷售的依賴程度強,遇到了比較大的困難。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中小微商家的經營意愿下降,會對整體的供給側帶來一定的影響。

陳曉東表示,消費券能夠同時對鏈條兩側進行提振,通過C端補貼,把這些消費券用到B端,對B端商家在短時間內恢復生產能力甚至恢復全量生產能力有一定幫助。

以銀泰自身為例,其在政府消費券基礎上進行了額外補貼加碼,4月,針對第二期杭州消費券,銀泰百貨提出了10億元優惠讓利活動,銀泰百貨的消費數據顯示,消費券疊加讓利,銀泰百貨的平均客單價接近1000元,這意味著10元的消費券補貼撬動了近百倍的消費。據介紹,五一的三天假期里,銀泰百貨的整體銷售額已經接近去年同期。

相對于銀泰為代表的商業綜合體快速復蘇,大型超市的復蘇仍需時日,物美集團助理總裁兼華東公司總經理劉宗仁預計,要恢復2019年同期的狀態,還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

消費券對超市的消費刺激作用明顯,劉宗仁表示,杭州市第一次發消費券,各處物美的人流就明顯多了起來,同樣,物美也在政府補貼的消費券基礎上,對大量商品進行折扣補貼,以實現引流,“在發第一次券的時候,公司在網上召集緊急會議,通過針對消費券的銷售,我們在這個期間的銷售都在增長?!?/span>

然而,超市消費物品以生活必需品為主,折扣力度越大,意味著商家的虧損越大,劉宗仁表示,“我們搞了幾十年的商業,現在把所有的招都用完了,現在很多商品在疫情期間是保民生,賠了錢給顧客,現在為了客流,是賠了錢讓客流來,所以在我經營的二三十年里面,今年是最難的一年,從來沒有遇到過,包括非典的時候?!?/span>

常態化、促消費

從數據上看,消費券的提振作用顯而易見,那么消費券是否具備常態化的可能性?

陳曉東認為這是行得通的,在疫情影響仍未過去的當下,消費券既然有效,就應該“多發、快發、簡單發”,讓消費券數額更大,使用更方便,迅速啟動C端的消費意愿、補貼消費者可支配收入,自然就能引導消費力流向可選消費、高端消費,“你發10塊錢,消費者當然去買柴米油鹽,你發1萬塊錢,我估計都去買包包了?!?/span>

事實上,隨著商家逐漸產生對消費券的運營意識,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自行發放消費券。

陳福建表示,疫情之后,消費券將會逐漸呈現出三個趨勢:第一是消費者走出家門,來到線下消費,政府逐漸停止發放消費券;第二是商家開始發放消費券,吸引客流;第三是行業開始復蘇,線上化的消費券將逐漸連接各個消費場景,消費券將在平臺的支持下,成為一個常態化的事物。

徐高春介紹,除消費券之外,研究制定針對特定行業的消費激勵補貼或是激勵政策,促進消費增長,是后疫情階段的政府工作核心,例如,浙江省很快將推出針對汽車行業的大額補貼。

長江學者、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世界銀行經濟顧問姚樹潔認為,房地產消費也是內需的重要部分,在疫情期間,可以鼓勵剛性需求的人買房,對首次買房的家庭免稅,并借鑒共有產權房的模式,由政府幫助購房,這同時也能刺激政府性消費。

姚樹潔表示,消費券正在起到國家躍過疫情影響的“跳板”作用:一是在短期之內刺激在消費邊界上的消費動力,使零售業不至于大幅度下降;二是,通過消費券拉動消費,救活一大批中小企業,救活一大批非正規的個體經濟;三是,消費券能夠提升人們對戰勝疫情、戰勝經濟簫條的信心。

此外,通過延長假期提振消費意愿也是國內普遍討論的方向,徐高春表示,浙江省要求公務員在6月之前休完假期,鼓勵公務員加大消費。不過,從五一假期的效果來看,盡管是黃金周長假,消費者出行意愿強烈,但更多消費者依然更偏向快速往返的短途旅行,酒店、餐飲等行業同比依然下降,下一階段,需要合理利用消費券對這類受損行業進行針對性的引導。

陳曉東則建議,政府可以考慮靈活延長、分配假期,例如,在每周三下午增設半天假期,這對于城市內的可選消費是直接刺激,樂觀計算下,“假期當天消費翻倍,全年增長10%,GDP拉動4%?!?/span>


(工作日:9:00-18:00)

在線QQ

客服電話028-85554447

亚洲无码视频在线